顾北寒。

爱楼诚爱靳东。

沙雕日常(????)

给各位宅星人一个忠告。

给自己点外卖的时候千万不要一时兴起起一个沙雕昵称。


正常外卖流程不就是小哥送货上门就行了嘛。

结果今天这个小哥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他找不到我地址,给我打电话。

“大鸡腿子!!!大鸡腿子你在哪儿??…”

那声音极其辽阔宽广,我拿电话的手,微微颤抖,在纠结了无数次之后终于决定下楼。趁广场舞阿姨们都往回走,长舒一口气。气宇轩昂坦然自若的走过去。


却不料,隔壁阿姨,关切的目光,慈爱的语气指着我说:“大鸡腿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jiojio今天也要喝酸奶…
所谓的没有铜矿创造铜矿?
我用snapseed做的。

没仔细抠图…手机配置不太好…总之就是我是个腊鸡…emm但是菜鸡依然想要小心心…祝大家圣诞快乐🎄🎅🎄

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引发的(?)

■猜猜是三四还是43


ooc慎。段子风。原谅我除了ce只能写这种东西出来。


(赵四儿视角,一直觉得三哥四哥超甜)


三哥出任务上班儿都挺正经的,用一表情包囊括一下就是。“从容嚣张丝毫不慌”,看着好好一小伙,青春阳光新世纪五好青年,秉承着天生自带的高冷气场,让人觉得——不食人间烟火。


人设看多了,一旦与之背驰,就有一种…天雷滚滚迎面过的…崩塌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维持形象维持的太好了,崩一下真让人有点…遭不住。


好不容易休个假被扯上参加酒局,心说奖金奖金扣,假期假期没,还能愉快的玩耍(划掉)一起工作吗??酒过三巡,不知道是他工作太累还是装的,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真心话大冒险。看到李熏然脸上一脸蜜汁微笑,就知道这事儿肯定……要完。


“真男人。就应该直面挑战困难!”靠沙发背上闭目养神的季三哥突然嗷了一嗓子,起身给了李熏然脑门上一巴掌,看着李熏然捂着头一脸怨念,还有点爽。


“所以我选择真心话。”


真心话一般的套路不都是问情感方面,我估摸着他是不是在队里给憋坏了出来喝个酒反侦查意识什么都丢了,几杯酒下肚三两句就把实话套出来了,那双手就没老实过,隔着桌子掐了我八回了,腿都给我掐紫了。其实这么长时间队里小道消息像透风的窗户一样,不知道这位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喝多了的季白眼睛里藏不住事,上下往我这飘。


最后借着去洗手间的功夫把人好说歹说拖回了家,进门把人往里一踹,去客厅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拖着人进了卧室。


“季队,真喝蒙了假喝蒙了?”把杯子放边上,把人往床上一推,就着他浑身带着的酒气,深吸了一口。


“真心话玩够了?咱们该玩大冒险了。”


一个来自起名废庄恕的惨案。

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吗。
这就是。
等截止我再截个图
到时候可能写个什么什么三十题之类的。

一个并不正经的浮想联翩。

搞老庄!!庄季!!未来会开好多好多庄季的car!!!

庄恕慢慢悠悠的像老绵羊。

季白上蹿下跳表面波澜不惊实际上想的是

“妈的这个摸胸的什么时候才能看我一眼!!”

庄季真好吃未来可能是无料ooc小甜饼。
可能是高铁

想了一个特别棒的梗。
李熏然是小奶狗,软趴趴的
赵启平是小狐狸,一眨眼睛迷死人的那种。
而季白比较不一样,季白武力值max!智商max!
跟庄恕!简直天作之合!!
不用慢条斯理的脱衣服虽然脱衣服!的过程!非常撩人!
但是!!季小狼会自己主动!压榨!庄羊羊!

+入ABO设定!!非常带感!!!

凌贺日常——[吹头发]

ooc慎!!!ooc慎!!!ooc慎!!!
加了[凌贺日常]的tag。
重要事事情说三遍!!!!

#总裁的其他“业务”

——————
下班回家洗完澡出来,扯了个毛巾搭在肩膀上防止水滴在沙发罩上不好打理,坐沙发看报纸。

贺涵走过来扯下来毛巾抽走手上的报纸,开始在头发上放肆蹂躏,用毛巾擦干部分水分之后,扯了吹风机搬了个小凳子坐在身后,宛如理发店的Tony老师。

“这位客人想要什么样的发型?”
玩心大发的总裁贴过来问了一句。

“吹干就好,能让你心脏怦怦跳的。”
顺着人话往下接。

吹风机推二档细细吹,从发根到发梢都是热乎乎的风,夹杂着几丝总裁的鼻息。唉,满足+惬意。

“来看看怎么样。”
他递了镜子过来,期待的看着我。

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本来打算敷衍敷衍哄一哄人技术好的事情,瞬间找不到一句说辞,镜子里头发被吹的想棉花糖一样蓬了起来。想了半天,回头看到他亮晶晶的眼神不忍心打击他。拿起梳子把头发往下压一压,转了个语气笑吟吟的对他说

“挺好的…就是感觉…镜子可能有点装不下。”

凌贺甜饼√[日常ooc]

院座的自我修养。
碎碎念别人家的甜饼甜到掉牙还写的超级棒,只有我小学生文笔!!!求不嫌弃!!!QAQ!!!

接完人下班已经是深夜快凌晨,橘黄色的路灯在车窗两侧往后退去。可能因为是暖色调,所以显得异样的温馨。

车子开下高架之后减速,扭头看到靠在车窗上睡得昏昏沉沉的自家总裁。靠边停车,准备去后排拿个抱枕过来给他靠着,路上颠簸,别再撞晕了。

来了车门之后是一阵喧闹的吆喝声,一下子惊醒了睡得安安稳稳的贺涵,他迷蒙的睁眼看了看周围。解了安全带就往外走。

拉住他问他干什么去,他揉了揉眼睛顺手一指,指到了一个推着小车买冰粉的小贩,说是吃点东西提提神。皱了皱眉本是不愿意让他碰这些路边摊,看了看他脸上的疲惫神色心软放开了他。

等他走回来炫耀他手里的冰粉甜虾,朝他笑笑。把车内空调温度调低,挑了一首轻快的钢琴曲做BGM,欢快的音符宣泄出来,填充了整个车厢,仿佛一天的劳累在路灯和月光下也不复存在。

拧了钥匙打着了火,安安稳稳的上路,车里除了钢琴的声音还有他吃冰粉的吸溜的声音,等红灯的时候,看了一眼他,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你知道公园里旋转的那个叫什么吗。」

——木马…?

——「木…mua。」松开了方向盘朝着他脸颊轻轻嘬了一口。半晌,他后以后觉的说了一句。

“凌远,你的土味情话土到掉牙了”

【东脸水仙】一觉醒来我的总裁变成了猫怎么办???

#凌贺日常
#ooc慎
#突发奇想写了个这么个东西。脑洞产物。
#轻喷轻喷轻喷,万分感谢。

今天是难得的休息日,凌远惯例醒的非常早,感觉身边仿佛空荡荡的,伸手摸了摸床铺,空的。再往里摸摸,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这可吓了凌远一大跳,连忙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双人床的另一边是一只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的灰蓝色小猫。

小猫蒙蒙的看着周遭,起来转了个圈,又爬上同样一脸呆愣的凌远的胸口,用软乎乎的小爪子拍了拍人脸,

“喵——”它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好像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凌远这个时候已经缓过神来。昨天明明记得清清楚楚抱着人给了至少两个晚安吻才相拥入眠的,怎么一觉醒来怀里只剩一只猫了??按说贺涵的脾性怎么会主动养猫,两个人每天忙于工作连书桌上的仙人球都无暇顾及,有一天没一天的浇水。难不成是自己最近太忙忘了这回事了????

想到这儿凌远从一边的床头柜上拿过手机,给自己的几位朋友挨个打电话。首先是谭宗明

“喂…谭总啊你是不是和李警官养了猫???”

“凌院长…我家熏然居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橘猫!!!不跟你说了实在是太可爱了。”谭-沉迷吸猫无法自拔-鳄鱼如是说,凌远话还没说完就被压断了电话,大清早的十分郁闷。

凌远放下了手机看了看怀里的猫,试探性的喊他:“…贺涵??”小灰猫应了一声微弱的“…喵”跳起来试图用自己软噗噗的肉垫去开凌远的手机屏幕,无果。亮出了藏起来的爪子,往凌远的大脸上拍去。

“嘶…”三道血痕登时出现在凌远的脸颊上,不深,但是有点疼还渗出了一点点的血珠,凌远用一边的纸巾擦了干净。把手机解锁点开备忘录放在贺喵喵面前。

——『怎么会这样???』贺涵费劲的把字打进去,

“我怎么会知道”凌远还是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一手抱着猫一手拿着手机抱到了客厅。

——『看起来还不只我们这样』贺涵点开一闪而过的某条新闻,说是市里大面积的变猫现象已经危害到了人们基础的生活作息,
比如不能做某些事情,『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禁欲。』小灰猫仰起头高傲的看着手机屏幕,得到了凌远指腹擦过下巴的摩梭动作。

『呼噜噜…喵』贺涵被挠的舒服眯起了眼睛。也开始不自觉的蹭凌远的手。

——『所有事情都得往后推,真麻烦』贺涵喵一个字一个字戳进去差点累死,凌远正搂着他给他按摩后颈。

一晃半个上午时间过去了,凌远把人,哦不,把猫放在了客厅自己去做饭,今天的午饭非常简单,白粥和小奶锅煮出来的牛奶。白粥是凌远自己配咸菜吃的,小奶锅里是给贺喵喵的牛奶。

把粥盛出来放在一边,去客厅把猫抱进饭厅,小灰猫看到桌子上的东西脸色大变,挣扎着就要往角落里钻,最后被凌远拎着后颈放在膝盖上坐正。

小猫一直闹腾也不是个办法,凌远觉得自己的腿都要被抓秃噜皮了,捏了它两只前爪用家里的医用注射器吸了满满一大管牛奶往它嘴里送。小猫伸舌头舔了一口注射器,就被凌远一下子推了进去,差点呛死。

『呸,小孩子的喂药方式。』
贺涵匀了一口气,在心里暗暗的说。

好不容易折腾完午饭,凌远坐在电脑前上论坛查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法,查着查着居然自己睡着了,等睡到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被人扇了一巴掌。

“啪”凌远不明所以的醒过来,看到面前…变了回来的贺涵…一丝不挂的怒目圆睁。刹那间红了脸庞,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卧槽不是梦。

“把衣服穿上。”凌远努力正了正音色语气,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香(和谐)艳…他身上还有若有若无中午的牛奶的味道,一丝(和谐)不挂,不着(和谐)寸缕…端坐在面前。

“凌院长…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算算账。”贺涵指的是强制性喂牛奶的事。

“猫不能喝咖啡的。”凌远一本正经的说。“孔雀也不…诶???别扯耳朵…”上一秒一本正经,下一秒就被痛感惊醒,不由分说的被一顿暴打,没有多疼。因为来源于枕头,最后两个人并排倒在凌乱不堪的床上。

“你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蔫坏蔫坏的啊??凌院长??”贺涵气喘吁吁的看着天花板,“你不是一直都挺正人君子的吗。?”

“查资料说猫可以喝一点点牛奶,家里有奶粉我也来不及出去买猫粮…谁知道你变回来这么快”凌远如是说,“就是忘了拿手机拍下…哎哎哎你轻点”凌远龇牙咧嘴的被一个枕头拍在脸上。

——“凌院长,既然你那么喜欢猫,不如今天去大街上跟野猫睡吧。”